栏目导航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新闻中心

邵娟荣获2019年度淮安区“书香三八”读书活动征文二等奖

作者:新必赢 必赢亚州手机网站:2020-03-11 19:12:04 浏览次数:








 
  因为一个人一本书,爱上淮安文化
 
  对于《老残游记》的第一印象,来自三十多年前上中学时,语文课上学习的《明湖居听书》一文,至今还记得形容白妞(王小玉)唱书妙境的语句,“五脏六腑里,像熨斗熨过,无一处不伏贴;三万六千个毛孔,像吃了人参果,无一个毛孔不畅快。”尤其是读到“像吃了人参果”一说,不由得想起《西游记》中唐僧师徒吃人参果一节。
  《西游记》的作者吴承恩是淮安人,《老残游记》的作者刘鹗,虽然祖籍丹徒,但其父亲刘成中于光绪三年(1877年)解甲归里,卜居淮安。刘鹗一生漂泊不定,他的许多事业都是从淮安起步的。至今,刘鹗故居在淮安,刘鹗墓地在淮安。
  《老残游记》中那个摇串铃走四方的郎中老残,其实就是刘鹗的化身。刘鹗曾经与河下老中医何金阳(字承宣,民初淮安名医何干臣的祖父)互相研习,受益很多。光绪十年(1884),他在河下开了药店,其父病故后,开始游食江湖,行医济世。光绪十一年(1885)悬壶于扬州木香巷,光绪十三年(1887) “以歧黄术游上海”。后因得罪袁世凯,光绪卅四年(1908)被发配新疆,在一庙前戏台下,边写医书《人寿安和集》边摆摊看病,名震迪化全城。刘鹗的医学著作,现存世的有《温病条辨歌括》、《要药分剂补正》。《温病条辨》是淮安著名医学家吴鞠通的著作,刘鹗将《温病条辨》中的药方编写成歌诀以便记忆。

 

 
  读过《老残游记》的人不少,但是读过《老残游记·续集遗稿》的人却不多。作为土生土长的淮安人,当我读到续集第七回,倍感亲切,因为此回描写了淮安风光:“这勺湖不过城内西北角一个湖,风景倒十分可爱。湖中有个大悲阁,四面皆水;南面一道板桥有数十丈长,红栏围护;湖西便是城墙。城外帆樯林立,往来不断,到了薄暮时候,女墙上露出一角风帆,挂着通红的夕阳,煞是入画。”
  勺湖是因构筑淮安古城,修补取土而逐渐形成的,与淮安城的历史同步。自晋建淮安城池以后,先后在勺湖园修筑了法华禅院、文通寺、龙兴寺、文佛寺、老君殿等庵观寺院,来此游历或焚香膜拜者常年不绝。勺湖如今已辟为公园,恢复了“胜境长廊”、“勺湖书院”、“飘然一叶”、“金鲤戏波”、“曲桥钟鸣”等景点。湖滨有一四层佛塔——文通塔,湖光塔影,引人入胜。
  第七回还写道:“话说德慧生携眷自赴扬州去了,老残却一车径拉到淮安城内投亲戚。你道他亲戚是谁?原来就是老残的姊丈。这人姓高名维,字曰摩诘。”老残的姊丈(即姐夫),“姓高名维字曰摩诘”,熟读唐诗三百首的人,一定知道那里面也有一位“名维字曰摩诘”之人,他就是唐代山水田园诗人的杰出代表——王维。文中明说的是姊丈,其实这也是刘鹗的化身。刘鹗对王维潇洒悠闲的隐逸生活的倾慕之情,溢于言表。
  “这高摩诘在这勺湖东面,又买了一块地,不过一亩有余,圈了一个槿篱,盖了几间茅屋,名叫小辋川园。”“小辋川园”当然是效仿王维的辋川园。“返景入深林,复照青苔上。”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”以上诗句描绘的意境安谧、清幽,是多少为尘世生活所累之人梦寐以求的愿景啊?“渡头余落日,墟里上孤烟。复值接舆醉,狂歌五柳前。”刘鹗既是诗中啸歌的楚狂接舆,又是倚杖听蝉的五柳先生。“小辋川园”,其实就是从前的“又一勺”(现“辣州”)。“又一勺”,顾名思义,就是具体而微的又一个勺湖,园子虽小,却有山(假山)有水,有亭有阁,有台有廊,有花有木……是文人雅士闲聚之佳所。
  “把那湖水引到园中,种些荷花,其余隙地,种些梅花桂花之类,却用无数的小盆子,栽月季花。这淮安月季,本来有名,种数极多,大约有七八十个名头,其中以蓝田碧玉为最。”明清两代,淮安因漕河、盐运曾繁华一时,官宦云集,盐粮运输,南转北移,物阜民丰,园林花木亦随之取胜。据同治年间刘传绰所著《月季花谱》记载:月季盛于同治初年,淮扬间始广植之,奇葩异品,多系种出,宜当年群芳谱未及载。另据陈植《观赏树木学》考证:月季之植,始于江苏清淮。清朝中后期,淮安人广植月季,繁殖新品百余种。在长期的栽培繁育中,淮安保存了较多的古老月季品种。1986年12月,经市人大审议通过,将淮安人民喜爱的月季定为市花。月季,又名月月红。现如今的淮安,无论是大街小巷,抑或是社区花园、自家庭院,都有月季的倩影。
  刘鹗在淮安生活多年,《老残游记》当然留有许多的淮安方言。如:“这么长天大日的,老残,你蹲家里做甚?” “长天大日的”是整天的意思,“蹲家里做甚”是在家里做什么的意思。又如:“走进房门,贴西墙靠北一张大床,床上悬着印花夏布帐子,床面前靠西放了一张半桌,床前两张杌凳。” “杌凳”是专指没有靠背的坐具,以别于有靠背的“椅”。再如:“不是躲懒,也不是拿乔,实在恐不胜任,有误尊事,务求原谅。”其中的“拿乔”,是指装出为难的样子或找借口刁难别人以抬高本人身价。
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。刘鹗自小才华横溢,却不以科举为意,而醉心百科实学。他是“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对西方知识的介绍均有所贡献的小说家、诗人、哲学家、音乐家、医生、企业家、数学家、藏书家、古董收藏家、水利专家和慈善家”,他所从事的活动,有不少都能从他在淮安的生活中找到踪迹。《老残游记》及续集,有许多的淮安文化印记,这既体现了淮安对其一生的影响,也彰显了他对淮安的一片深情。
  而我作为一个生于淮长于淮的老淮安人,更应该关注淮安文化,并尽力弘扬之。文运与国运相牵,文脉同国脉相连。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,需要以中华文化发展繁荣为条件。淮安是全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,是中华文化重要的组成部分。为此,我创办了个人公众号——淮上会,旨在让古往今来的淮安人以及喜爱淮安文化的人于此平台相会。
  “弱水三千,一勺千古。”对淮安的眷恋与热爱,在我的心底繁衍着、生长着。因为刘鹗,因为《老残游记》,我走上了传承淮安文化之路……